成功案例

我在宛平南路600号住了一个月丨读者来信

作者:admin 来源:原创 时间:2020年06月24日 02:53:57浏览:

  r>

  还有一位头发极短的女病人,背后纹着一对黑色蓬勃的翅膀。很多得抑郁症的病人都会用纹身来鼓励自己坚持下去,我也有。还有两对小情侣,喜欢在病房的走廊里来来回回地“散步”,彼此拉着手,嘴里念叨着“忠孝东路走九遍”,仿佛沙漠里开出的一朵朵倔强的小花。

  我对普通病房的记忆仅限于此,后来父母觉得楼下的“经济舱”条件太差,不利于我的康复,一合计便把我换到了13楼的自费病房。

  据说13楼的一间双人标间一天一千多,和皇冠假日酒店的房费差不多了。钱真是好东西啊,电视机、独立卫生间、公共健身房,这些鲜少出现在医院里的“设备”,在“VIP病房”里都有。病人们可以在健身房里打打乒乓球,或是在跑步机上跑步,做做有氧运动——医生说这会有助于分泌多巴胺(Dopamine),起到缓解抑郁症的作用。

  

  img-size='750,421' name='0' alt='我在宛平南路600号住了一个月丨读者来信' title='我在宛平南路600号住了一个月丨读者来信' />图:多巴胺化学分子式,很多抑郁症患者会把这个分子式纹在身上,希望重获快乐

  和其他综合类、专科类医院一样,这里也有大小医生,护士姐姐,有所不同的是,这里还增设了一批人高马大、四十开外、脖子上挂着金链子的上海阿叔。他们如同古代放哨的卫兵,严格把守在每个检验和治疗科室的楼层门口,清点着来自各个楼层病房的病人,确保“进”、“出”人数平衡,他们被病友们形象地称作“人贩子”。

  在“精总”住院的那段时间,我正好在看《权力的游戏》,常常觉得这些阿叔便像是这里的“守夜人”,而我们这些穿着浅色病号服的病人则有点“white

  walkers”(异鬼)的意味......

  另一个充满神秘感的地方,是MECT治疗室(俗称电击改良治疗),即使做过10多次电疗,我仍旧不清楚每次在这里的一个小时都会发生些什么......通常是清晨,护士姐姐把睡眼朦胧的我带到这里,让我静静地坐在过道上,等着被叫号。

  面无表情的年长男医生会坐在一张课桌前,身后有一块小黑板,用粉笔记录着当天需要“改良”的病人的楼层和姓名,颇有一种怪诞感。他十分娴熟地把来自各个楼层的病人分流到左右两边同时开工的治疗室。

  话筒里会传来他无比低沉的男低音:“十三楼,某某某,一号治疗室。”我起身走进左边的一号治疗室,里面的病床边坐着两个医生,一男一女,都戴着口罩,看不清他们的模样,女的是麻醉师,男的是电击师。女医生招呼我平躺在病床上,待我躺好,便拍打起我手背上的静脉,电击师会在我的脑袋上贴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还没等我缓过神来,一针麻醉剂已悄悄注入静脉,剩下的我便失去意识了……

(来源:原创   admin)  

1.bbin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bbin",不尊重原创的行为bbin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bbin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