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案例

同志

作者:admin 来源:原创 时间:2020年07月09日 05:37:54浏览:

  香港作家迈克最先使用。以下为《同志简史》节录:

  "做研究的学者不嫌山长水远写信来问“同志”的起源,已经不是第一次——这回这一位是认识的,所以答得额外详尽。但我渐渐觉得,这么样做私钟似的,久不久兜载伸出大拇指的乘客在回忆里搭一程顺风车,长远来说实在不是办法,九曲十三弯保不定几时在三岔口转错方向,迷了路累人累己。还是花点时间写下来,一劳永逸,以后谁再打烂砂盆掏古井,请他自己找来看。

  相同志向当然,名词不是我发明的,是吃了老虎胆向共产党借的——改装原本只为贪玩,势想不到走上刘备的老路,有借没还。七十年代末住在三藩市,交往的朋友有好几位来自香港的女同性恋者,大家同声同气,玩得非常熟络。其中一位姓朱,也喜欢看电影,周末时常约了一齐作戏院座上客。不知道怎的,有一天我忽然嬉皮笑脸称她“朱同志”。勾肩搭背的共产党员亲切的招呼,自此惨遭强奸,被长不出象牙的狗口不停吞吐着。取“相同志向”的意思,“同”当然是“同性恋”的简写。

  朱小姐名下的“同志”专用权并不长久,很快它已经成为小圈子的暗语,广泛被掷向早已定案的角色头上,和可疑人物无辜的怀里。譬如,路上看见秀色可餐的陌生人,我会向同行的朋友查询:“你猜那边穿红毛衣的是不是同志?”或者,在酒吧里有求于人而被托手踭,哀求的声音带点威胁讨价还价:“大家都是同志,帮帮忙也不可以?”用暗语在大庭广众进行神不知鬼不觉的交谈,在这个个案简直是多馀的脱了裤子放屁。三藩市的风气开放得很,当着街坊同事高谈阔论同性恋司空见惯,而且我们说的是广东话,周围的当地人根本听不懂。除非在唐人街——同性恋平权运动的确很迟才操进唐人街,但我们同志长同志短的谈话很多时候由一个电话筒传到另一个电话筒,根本不是在公共场所,遑论耳目众多的中国人地头。没有实际作用的再创造,说得好听点是“艺术”吧?

  白纸黑字首次亮相

  襟前钉上粉红三角的“同志”首次在文字出现,应该是八四、八五年间。那时我在香港待业,穷极无聊常在《号外》和《电影双周刊》写稿——名副其实的穷,低得那么可耻的稿费也欢天喜地的写。还化了几个不同的笔名写,其中专走偏锋路线的“玉贤右子”爱挑电影里扑朔迷离的同性恋骨头,“基”用得太繁复,开始把“同志”派上用场。我记得有一篇评早期美国爱滋片《早霜》登在《号外》,题目《人间有早霜》是当时的编辑陈辉扬代取的。手头没有剪报,多次想上杂志社找,拖着迄今没有成事。…"

  林奕华点石成金

(来源:原创   admin)  

1.bbin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bbin",不尊重原创的行为bbin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bbin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